厉以宁:中国新的人口红利正在出现

“在讨论金融的时候,我们得有信心。我们可以这么讲,在当前的中国,新的人口红利正在出现,新的改革正在推进,而且改革是连续性的。”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表示。

任江鹏:未来的金融平台将会分为三种模式

经历了高速经济发展与财富积累,财富保值增值以及财富传承已经成为高净值人群关注的重点。

莫开伟:新三板将步入生态发展时代

目前中国新三板企业日趋庞大,成了中国资本市场一支不可忽视的有生力量。更应看到,《意见稿》可能在短期内会对新三板企业造成一定的冲击,带来一定负面影响,一些企业会主动申请终止挂牌,也有可能迎来新三板退市潮。

薛珉:零售银行主战场仍在网点

零售银行品牌的认知与客户满意度高度相关,而客户总体满意度高的银行都是网点服务好的银行。银行如果要打造提升品牌,主战场或还是要放在网点的经营上。

李开复:不再跌入虚名的陷阱

李开复有一种很强的能力,能从每一个脚印中汲取所需养分,而后华丽转身,即使面对癌症。毫无疑问,无论他是否真的放下“最大化影响力”的执念,在众多青年创业者心目中,李开复的影响力依然非凡。

吴协恩:在变与不变中谋发展

从军回来,吴协恩回到华西村办企业,他从最基层的供销员做起,一步一个脚印,一直到2003年正式担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滴滴程维:做懂你的“助手”

在刚刚结束的2015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滴滴快的入选2015达沃斯十大全球成长型公司。回顾滴滴创业之路,程维说,他相信,当努力到无能为力的时候,上天自然会打开一扇窗。

吕建中:宝万之争所引发的“石头”现象的反思

我们的思考不应当仅仅停留在该不该同情的层面上,而是应当思考该不该由此而引发反思,以及如何反思。指责无益,反思有值。

薛珉:谁能最终赢得二三线城市的金融蛋糕?

互联网金融与零售银行将在一线城市持续对歭。然而,传统零售银行可以在二三线城市大力拓展数字渠道,逐步取代互联网金融。

汇丰屈宏斌:解码中国高负债

近来不少市场人士认为我国的债务—GDP之比已经达到临界值,并可能会引发系统性风险,致使经济增长脱离正轨。我们不认同这一观点。简单地将中国的债务—GDP之比与其他国家对比有失偏颇,因为债务率本身是多重因素共同交织的结果,需要从正确的角度来理解。

徐高:客观看待债务率和去杠杆

不恰当的高杠杆会引发严重风险。2015年A股市场的异常波动已经充分地体现了这一点。因此,有必要对中国经济中的杠杆风险加以控制和化解。这是供给侧改革将“去杠杆”作为其五大任务之一的原因。

洪磊:努力为私募行业解决四大“痛点”

在中国私募基金业2016论坛上,基金业协会会长洪磊表示,私募基金在“新思路、新产业、新业态”下迎来历史性机遇,协会将努力为行业解决四大“痛点”,包括配合推动养老金等长期资金入市,将PE/VC纳入养老金可选投资管理人队伍,落实私募投资者的纳税主体地位,争取让合伙企业型基金免去工商登记等。

张俊:Lending Club已偏离信息中介模式

“实际上Lending Club已经偏离了信息中介模式,充当了信用中介,在Lending Club投资时存在平台风险,这是引发Lending Club事件的根本原因。”拍拍贷CEO张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蔡昉:观察中国经济要走出经验主义误区

观察经济现象的方法、理论偏好,往往会对观察结果产生影响。我们不应该从周期性、需求侧着眼追求短期的V形反弹,从供给侧认识新常态,才会看到中国经济政策定力之所在。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