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融”带来新挑战 银行高管“跳槽”去了哪?
来源: 国际金融报
2015-10-13 20:17
分享

互联网金融这两年发展非常快,未来前景被看好,于是一些银行高管被频频“挖角”。以微众银行、网商银行为代表的网络银行,以乐视、万达为代表的布局互联网金融的大企业,以陆金所为代表的P2P企业,成为银行离职高管最青睐的三个方向。此外,金融资产交易市场也成为银行离职高管的又一大“转身”去向。

9月末,林峰(化名)再一次收到单位发来的扣罚工资通知。作为一家股份制银行的分行行长,林峰因为所在分行的一笔贷款逾期,此前已有两个月被扣罚工资。“这个月又因为这笔贷款被扣工资,这已经是连续第三个月的扣款了,再这样下去,为了生计也要离开了。”林峰有些自嘲地说。

据了解,类似林峰的情形,在商业银行中已不鲜见。随着不良贷款持续上升,不少银行的不良贷款考核标准变得更加严厉,高管因不良贷款被扣罚工资在月度总结报告中更是司空见惯。据了解,一些银行在出现不良贷款后,管理人员可能会被要求离岗清收,甚至倒扣绩效收入,进而离职。

“一方面银行捧着牌照吃利差的日子不复存在,经营压力比较大;另一方面整个宏观经济下滑,信用环境恶化,造成银行坏账较多。银行的工作确实越来越不好干了。”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为了避免出现不良贷款被罚,一些银行业务人员已经不愿做新的贷款,或者被系统限定不可以再次申报新的贷款项目,这在一定程度上会造成恶性循环,员工因为害怕罚款不愿意做业务,一方面会导致银行本身盈利减少,另一方面也会降低员工自身的绩效与薪资,间接增大了员工离职的可能性。

银行业从“躺着赚钱的金饭碗”变成了一座“围城”,城外面的人想冲进去,城里面的人想要逃出来,这个结果似乎让人感到惊讶,仔细想一想却觉得在意料之中,以互联网金融、民营银行为代表的新金融的崛起,让传统银行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另外,传统银行本身僵化的体制问题,也使其不能很快地转型,来进行积极应对。

高层离职引注目

近期,上市银行“董监高”(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辞任的消息在财经新闻中频频“抢占头条”,由此引发激烈争论。记者根据上市公司公告进行统计,2015年以来截至9月底,已经有39位上市银行的“董监高”辞职,纷纷投身新金融。其中,华夏银行(600015,股吧)今年有包括副行长黄金老在内的7位高管离职,成为高管辞职最多的银行;中国银行今年也有前副行长、资深研究员王永利在内的5位高管辞职;此外,建行投资理财总监兼投行部总经理王贵亚、渤海银行行长赵世刚等纷纷离开传统银行业。

8月4日,华夏银行发布公告称,“黄金老因个人工作调动原因辞去本公司副行长职务”。公开资料显示,在华夏银行任职期间,黄金老分管国际业务、个人业务、小微业务、资产托管、电子银行等业务。据华夏银行总行方面透露,在黄金老先生任职期间,相关的业绩规模和客户数量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目前该职位尚未确定接任人选,相关业务由其他副行长分管。

值得注意的是,有业内人士指出:黄金老在履职期间,以职业经理人身份作则,强调“精细化管理”,并认为这对互联网金融、O2O等新形态的金融业务也同样适用。黄金老主推的为中小企业提供综合金融服务的“平台金融”和创新产品“年审制”也获得同业和监管部门的认可,有消息称,黄金老的下一站是苏宁金融集团,不排除担任即将获批筹建的苏宁银行高管。目前,苏宁旗下已有消费金融、小贷公司、保理、保险经纪、第三方支付等多个金融牌照。未来随着苏宁银行的获批,苏宁金融集团即将成型。有评论家评论道,这可能是黄金老遭互联网金融“挖角”的主要原因。

8月17日,中行原副行长王永利向媒体确认加盟乐视,担任其高级副总裁,负责互联网金融业务。他也因此成为从传统金融业离职加盟互联网企业的最高级别领导。

此次“跳槽”并非偶然。据悉,在2015年6月一个公开论坛中,王永利曾提到:“在互联网金融"高级版"的探索中,超级金融平台可以进一步与电商交易平台、公共服务互联网平台等不断融合,形成"互联网+"强大的互联网基础和核心,以及互联网经济与社会新生态。”与此同时,乐视布局互联网也从2014年开始。乐视网(300104,股吧)COO刘弘曾表示,类似P2P、余额宝货币基金的产品正申请相关的牌照,包括支付牌照也在公司未来的考虑范围之内。上述这些发展领域对于王永利来讲,则是驾轻就熟。同时,王永利在银行系统内的资源颇多。而此时,诸多监管政策均利于互联网金融行业发展。另外,2014年王永利深陷“被中纪委调查”风波,再加上在竞选中行行长中失利且连降两级,这似乎成为此次“跳槽”的重要推动力。

据悉,基层员工离职潮在银行业内更加汹涌澎湃。一位股份制银行的业内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虽然高管职位变动的影响比较广泛,但真正的人员流动是在基层,基层员工离职潮从2014年就开始出现,且愈演愈烈,高管“下海”潮则是从2015年开始。其主要有两方面原因:第一,银行业本身发展前景有限且考核愈加严厉,这属于银行内部的体制问题;第二,则是传统银行业正在遭受互联网金融等“新金融”的碾压。

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奚君羊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不管是银行高管还是基层员工,他们的"逃离"都在向外界发射一个信号,银行业的发展前景不被看好,员工开始思考银行业是否有利于他们个人未来的职业发展规划。”

银行需突破体制困局

“银行也是弱势群体,你不要笑,也许未来这句话就变成真的了。”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说。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分享
名称
成交量
成交利率
1
21190.64万元
10.35%
2
2590.64万元
10.35%
3
21190.64万元
10.35%
4
21190.64万元
10.35%
5
21190.64万元
10.35%
6
21190.64万元
10.35%
7
21190.64万元
10.35%
8
21190.64万元
10.35%
9
21190.64万元
10.35%
10
21190.64万元
1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