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频道 > 新闻

美国餐饮业平均时薪超15美元,低薪工人薪酬为何大涨

来源: 第一财经
2021-07-06 09:44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餐馆、酒店和娱乐场所的小时工平均工资一个月的涨幅顶过去一年。

在新冠肺炎疫情中遭受重击的美国低薪劳动力市场似乎正慢慢恢复元气。

根据美国劳工部最新数据,6月全美增加了85万个工作岗位,是2020年8月以来最大的月度增幅。其中,餐馆、酒店、商店、沙龙等低薪且需要面对面服务的新增工作岗位占到了6月所有增长岗位的近一半。这些行业工人的加薪幅度也比其他行业的雇员大。由于急于将工人招回餐馆或酒店等服务业,雇主们不得不提供更高的薪酬、更多的休息时间或免费食物等福利。比如,当前美国餐饮业的平均时薪首次超过15美元。在低薪行业的带动下,全美各行业平均时薪实现0.3%的强劲增长。

牛津经济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鲍苏尔(Lydia Boussour)回复第一财经记者说,虽然一系列限制劳动力供应的因素仍然在发挥影响,比如对新冠疫情的担忧、不低的政府失业福利、儿童保育问题和一些员工提前退休等,但这些因素应在未来几个月逐渐缓解,“不过,劳动力市场不会一夜间恢复到疫情前的环境。随着美国经济逐渐常态化,劳动力需求和劳动力供应在今年下半年会出现波动”。

低薪就业市场复苏

美国劳工部7月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餐饮和酒店业在6月增加了34.3万个工作岗位(经季节性调整),零售业上个月增加了6.7万个工作岗位,其中服装业表现出强劲增长,说明美国人正更多地外出和返回办公室。美容院和干洗店等个人服务企业也增加了2.9万个工作岗位。

数据显示,与5月相比,6月报告自己因疫情而无法找工作的美国人减少了约90万人;因自愿辞职或重新就业而失业的人数增加了30万。分析认为,这是对美国劳动力市场有信心的表现,且这是在仍有近1000万失业工人的情况下发生的,包括680万在疫情前有工作但还没有恢复工作的人。

事实上,今年的前6个月,在美国330万个新增工作岗位中,仅美国休闲和酒店业就贡献了近50%。普朗特莫兰金融咨询公司首席投资官贝尔德(Jim Baird)称:“美国人的流动性越来越大,外出就餐也越来越多。零售商和餐馆不得不支付更多的钱来雇用工人以满足这种需求。”

不过,根据美国劳工部的数据分析,包括餐馆在内的休闲和酒店业在6月的工作岗位仍比2020年2月少220万个。零售业就业人数比疫情前的水平仍减少30多万。

牛津经济研究院美国首席经济学家克拉钦(Oren Klachkin)称,疫情改善是劳动力市场愈合的最重要因素。相关分析表明,各州在新增病例持续下滑后的3~4周内放松限制后,劳动力市场会更快愈合。比如,得克萨斯州的失业申请在迅速重新开放后下降得比纽约州更快,因为纽约的重新开放更为谨慎。

此外,近半数的州已经提前撤销失业金福利的发放。共和党人以及一些经济学家说,拜登政府发放的失业金限制了工人们重返工作岗位。

餐馆起薪跳涨

根据美国劳工部的数据,6月,零售业工人的平均时薪比2020年2月增长了8.6%,餐馆和其他酒店业工人的工资增长了7.9%,这两个涨幅都高于同期6.6%的整体工资增长和通胀水平。相比5月,餐馆、酒店和娱乐场所的小时工的平均工资增长了2.3%,这在疫情前通常是一年的涨幅。仅过去3个月内,这一数字就增长了6%以上。6月,餐饮业的平均时薪为18.23美元,零售业为21.92美元,而私营部门工人的总体工资为30.40美元。

加利福尼亚州招聘公司SVS集团首席执行官卢帕里奥(Eugene Lupario)说:“餐饮业已经失控了。为了聘到工人,雇主们几乎不惜代价。”他说,在旧金山地区,餐馆的起薪已经从疫情前的15美元跳至接近每小时20美元。

但是,工人们正在注意到这一情况,并期待更高的薪酬。根据Indeed.com的数据,在速食店Chipotle等公司表示将时薪提高到15美元后,职位搜索量猛增。根据6月的就业报告,提供15美元或更高时薪的企业正在吸引更多的申请人,当月好于预期的招聘中,超过40%发生在酒店业。

“事实证明,你可以找到工人,你只是必须支付比过去更高的工资,因为低薪工人的工资正在上升。”奥巴马政府时期经济顾问委员会成员、经济学家史蒂文森(Betsey Stevenson)说。

亚马逊已经在5月表示,它将雇用7.5万名工人,并在一些工作地提供1000美元的签约奖金,同时承诺每小时至少支付15美元。麦当劳近期也表示,希望雇佣1万名员工并为其提高时薪。沃尔玛也将为其约42.5万名员工提高工资。

另有分析称,虽然工资增长对工人有利,但可能会对企业和消费者有影响。企业通常试图通过提高价格将更高的劳动力成本转嫁给客户,这可能会给通货膨胀带来压力。而如果企业不能转嫁成本,其利润率就会受损。

尚渤投资管理公司董事总经理兼基金经理王磊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我们对通货膨胀的担忧更多是来自于一些结构性的、永久性的变化的影响。至于一些短期的影响,我们认为靠时间的消磨会慢慢地淡化。但用工成本对通货膨胀的影响的确是一个很大的隐忧。”

尽管美联储官员承认,刺激性支票和增加的失业福利等疫情时期的政策可能会推高工资,并指出企业正在提高起薪,但他们也表示,工资增长主要集中在低薪的服务行业,这些行业的工资增长速度正是美联储和拜登政府希望看到的。此前,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多次表示,近年来,工资和通货膨胀之间曾经紧密的联系已经破裂。

(高雅)

【责任编辑:曹静】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