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频道 > 金融滚动

增加养老财富储备 为资本市场提供长期资金支持

作者: 董登新 来源: 中国证券报
2019-11-28 07:48 
分享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国家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中长期规划》,提出了五大具体工作任务,其中第一条就是要夯实应对人口老年化的社会财富储备。这是一个十分重大的政策信号。

目前我国人口老龄化呈现两大基本特征:一是人口老龄化正在加速,我国老年人口规模庞大,养老负担沉重;二是“未富先老”,我们尚未做好国民养老的思想准备和物质准备。

2000年11月1日,我国进行了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不含港澳台)。普查数据显示,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比重为10.33%,65岁以上老年人口比重为6.96%。这标志着我国人口老龄化首次双双“达标”,意味着我国正式跨入了老龄化社会大门。

在将近20年时间过去后,我国人口老龄化程度进一步加剧。截至2018年底,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已多达2.5亿人,占总人口的比重为17.9%;而65岁以上老年人口则有1.66亿人,占总人口比重高达11.9%。二者分别比2000年普查数字提高了7.57和4.94个百分点。

为了应对人口老龄化,我国从“十二五”规划开始全面布局发展养老服务业,“十三五”规划更是全方位开放养老服务业,并进一步加快了发展步伐,尤其是加大了金融支持养老服务业的力度,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充分发展、医养有机结合的多层次养老服务体系正在搭建之中。然而,从养老服务质量及供求缺口来看,问题与困难均不容小视。

在此背景下,《国家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中长期规划》的出台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规划》提出了五大工作任务,其中,第一条就是要夯实应对人口老年化的社会财富储备:“通过扩大总量、优化结构、提高效益,实现经济发展与人口老龄化相适应。通过完善国民收入分配体系,优化政府、企业、居民之间的分配格局,稳步增加养老财富储备。健全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社会保障制度,持续增进全体人民的福祉水平。”中央文件首次提出“养老财富储备”的专用概念,这是一个十分重大的政策信号。

何为养老财富储备?一般来说,养老财富储备也称养老金储备。我国养老财富储备主要由三支柱养老保障体系提供并形成:第一支柱是国家责任下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储备及全国社会保障基金(主权养老基金);第二支柱是雇主责任下的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储备;第三支柱是家庭责任下的个人养老金储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将第一支柱的养老金称为“公共养老金”,将第二三支柱养老金合称为“私人养老金”。

尽管明年我们即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但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人均GDP水平还较低,养老财富储备明显不足。截至2018年底,14亿中国人拥有私人养老金储备约为1.5万亿元,占GDP的比重不足1.5%,而3亿美国人却拥有高达28万亿美元的私人养老金储备规模,占GDP的比重超过140%;就连作为人口小国的新加坡、韩国、以色列、瑞士、瑞典等国,其私人养老金储备规模也超过了14亿人口的中国;甚至还有一些发展中国家,如巴西、智利、南非等,其私人养老金储备也超过了我国。

目前,我国第一支柱基本养老保险(公共养老金)“一支独大”;第二支柱企业年金覆盖面窄、规模狭小,而且扩面困难;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刚刚起步,基本上算是空白。面对人口老龄化现状,我国的短板或弱项就是第二三支柱的私人养老金发展严重滞后,必须尽快将我国14亿人口的私人养老金做实、做大、做强。

众所周知,美国家庭不炒股、不囤房,甚至存款也不多,但美国3亿多人却拥有28万亿美元的私人养老金储备。此外,在他们的家庭资产中还直接持有大量公募基金。由于大量私人养老金又直接持有公募基金接近10万亿美元,因此,私人养老金和公募基金共同构成了美国股市最重要的两大机构投资者,而且是长期机构投资者,进而支撑了美国股市的“慢牛”“长牛”格局。与此同时,美国股市也为美国养老金保值、家庭理财增值提供了强大的物质基础和市场保障。这是一个互利双赢的结果。

与美国情形不同,中国企业年金发展严重滞后,这极大影响了第二三支柱的私人养老金储备。此外,我国在解决温饱之后,家庭理财尚未上升到养老财富储备高度,其主要特征至少有三个:第一,我国家庭资产配置单一,存款、炒股、囤房,缺乏分散投资、组合投资意识;第二,我国家庭理财偏好短炒、赚快钱,希望一夜暴富,急功近利;第三,家庭理财缺乏养老储蓄与养老投资意识,国民养老财富储备严重不足。

与此相对应,各类金融机构为了迎合家庭理财短炒、赚快钱的需要,开发出了各种各样的“短炒类”资管产品和理财产品,更进一步强化了家庭理财的短期性与投机性特质。私人养老金储备规模狭小,以及短炒、赚快钱的家庭理财模式,就是导致我国资本市场长期资金匮乏的重要原因,进而形成了A股特有的“散户市”结构。

明年我们即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中央作出稳定增加国民养老财富储备的重大工作安排非常及时。一方面通过健全社会保障制度,进一步扩大养老金储备规模;另一方面,金融机构有义务和责任引导家庭理财观从短炒、赚快钱向养老储蓄和养老投资的大方向转型升级。唯有如此,才有可能做实、做大、做强国民养老财富储备。足够的养老财富储备,既有利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危机,又能为我国资本市场提供庞大的长期资金支持,这将是一举两得的重大政策创新与战略部署。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