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频道   >   新闻

与物业方出现纠纷 鄂武商子公司被列入“老赖名单”

来源:中国证券报·中证网
2018-07-03 09:15:00
分享

□本报记者 欧阳春香 任明杰

“一度占鄂武商营业收入逾四成的全资子公司武商量贩,近日现身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也就是所谓的“老赖名单”。根据法院判定,武商量贩宜昌旗舰店支付物业方自2016年3月1日至2017年5月31日的租金1623.25万元及违约金221.21万元。但武商量贩“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2008年,志在“门店100家,销售100亿”的武商量贩开始加速扩张。为了将宜昌旗舰店打造成桥头堡,武商量贩与物业方签下了一份租期长达20年、违约条款苛刻的《房屋租赁合同》。不过,2015年6月以来,武商量贩便拒绝支付租金,并因此与物业方展开了马拉松式的诉讼。

物业方馨安泰控股股东蔡辉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拖下去武商量贩一个月的租金损失就有140万元。”鄂武商董秘李轩则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目前不方便回应。中国证券报记者多次拨打武商量贩董事长王斌的电话,均没有接通。”

拖欠租金

位于西陵区东山大道20号、营业面积达2.5万平方米的一座三层商场,曾是宜昌市最大的连锁超市——武商量贩宜昌旗舰店所在地。如今人去楼空,只有一楼角落里的麦当劳还在正常营业。中国证券报记者现场看到的是大门紧锁的商铺,一片狼藉的店面。

“宜昌旗舰店将成为武商量贩业态创新的形象店、样板店。”武昌量贩董事长王斌2008年9月在开业典礼上雄心言犹在耳。王斌当时表示,选择宜昌作为超市购物中心模式试点,主要在于宜昌的消费水平、购买力较强,在二线城市位居前列,并拥有良好的物业条件作为基础。

不过,2015年形势急转直下。“这里是宜昌中心城区,以前很多居民来这里购物,非常热闹。但三年前超市突然停业,听说还牵涉租赁纠纷。”几名自称武商量贩派来看管商场的保安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武商量贩近日现身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也就是所谓的“老赖名单”。武商量贩被法院判定支付欠馨安泰自2016年3月1日至2017年5月31日的租金1623.25万元及违约金221.21万元。由于“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武商量贩于6月14日被列入“老赖名单”。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向政府相关部门、金融监管机构、金融机构、承担行政职能的事业单位及行业协会等通报,供相关单位依照法律、法规和有关规定,在政府采购、招标投标、行政审批、政府扶持、融资信贷、市场准入、资质认定等方面,对失信被执行人予以信用惩戒。

德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陈波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对上市公司的信用影响较大,公司年检、融资信贷等方面均可能受影响。

中国证券报记者辗转找到当事方之一的馨安泰。该公司控股股东蔡辉说,“2008年6月4日,我们与武商量贩签订了一份租期20年的《房屋租赁合同》。但合同执行7年后的2015年6月,武商量贩开始拒绝支付租金,至今已经三年。”

蔡辉给中国证券报记者出示的双方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显示,馨安泰出租给武商量贩的商场部分包括一、二、三层商业区域,以及地下室仓库和四楼部分办公用房,总面积逾25000平方米,用于开办“武商量贩宜昌旗舰店”。除了这份《房屋租赁合同》,双方此后又签订了四份补充合同。

蔡辉称,《房屋租赁合同》签订后,武商量贩方面状况频出。“武商量贩开业不久,王斌就找到我,说刚进入宜昌市场,每月亏损很大,能否支持一下?我立马跟他讲,五年期间租金合计少收2500万元。然后我们又签订了一份补充合同。”

“2012年,王斌又找到我,说商场很多地方空着,能不能再支持一下?我表示商场三层收回来自己经营,开一家快捷酒店,也不和他搞同业竞争。于是,我们又签订了一份补充合同。2015年1月,王斌再次找到我,表示商场经营困难。这次我没有再让步。”

蔡辉称,王斌此时已表露出武商量贩要从宜昌战略性撤退的念头,但双方的沟通并没有中断。2015年1月29日,蔡辉向武商量贩发送了一份电子邮件,向后者提供了续约、关店和收购物业三个方案,以及背后的利害关系。“5月27日,王斌又来过一趟,谈判再次无果。王斌表示法庭上见。”

很快,双方展开了马拉松式的诉讼大战。

2015年5月29日,武商量贩向馨安泰发出的《关于解除终止房屋租赁合同的函》指出,“鉴于贵司在履行合同过程中一系列违反合同明确约定的行为,特通知贵司:解除终止双方的《房屋租赁合同》及系列补充合同。”对此,馨安泰诉至葛洲坝人民法院,要求确认武商量贩解除合同的行为无效。

法院经审理认定:虽然馨安泰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存在一定瑕疵,但并未出现合同约定的可以解除合同的违约行为,也未导致武商量贩的合同目的无法实现,故武商量贩发出《关于解除终止房屋租赁合同的函》解除双方租赁合同的行为无效。此后,武商量贩上诉至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和最高级人民法院,其诉讼请求依旧被驳回。

2015年4月,武商量贩支付了2015年3月1日-5月31日期间的317.23万元的租金后,2015年6月起便拒绝支付租金。2016年1月、2017年1月和2018年3月,馨安泰三次起诉武商量贩,要求其支付约定的租金以及滞纳金。

由于武商量贩迟迟不支付租金及滞纳金,2018年6月11日,馨安泰又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解除双方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和补充合同,同时要求武商量贩赔偿房屋补偿款,以及恢复房屋原状、重新开业、重新招商、重新装修改造所需的一系列费用,合计6000多万元。

鄂武商董秘李轩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目前不方便回应。对于馨安泰最近的起诉,李轩表示,“一切等法院的判决。”中国证券报记者多次拨打王斌的电话,均无人接听。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