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公司转型重在核心能力塑造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2016-08-05 14:30:21
分享

信托公司转型是信托行业当下非常热门的词汇,以此为关键词可以搜索出大约400余篇文章,尤其是自2014年以来大幅增加。然而,信托转型早在2002年就已经开始讨论了,信托转型不是新问题,但却有新内涵,那么,今天我们再谈信托转型的时候,我们到底在说什么?

现阶段信托公司转型新内涵

很多人都在谈论信托公司转型,然而信托公司转型到底是什么?笔者认为,可以从两个层面去认识信托行业转型:

第一个层面是宏观视角,中国经济社会正在经历非常深刻的变革,不论是主动放缓经济增速寻求经济结构调整,金融改革进程加快,还是科学技术进步所带来的社会生活方式转变等都在推动我国信托业的转型,以适应新的信托生态环境。因而,信托业转型是中国经济社会转型的重要组成部分和缩影,其根植于中国经济社会转型大趋势之中。

第二个层面是微观视角,2002年谈信托转型,是在《信托法》刚颁布后,在既定制度环境下信托公司寻求生存发展之道的过程,是解决信托制度作为一种泊来品如何在中国经济社会环境下立足的过程。2012年开始,资管行业大幅开放,各类资管产品和机构快速发展,刚刚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二季度末,基金及其子公司专户业务规模已达到16.47万亿元,与信托行业资产规模不相上下,完全复制了信托行业曾经高速增长的路径和奇迹。

第一个层次下,中国经济社会改革是开弓没有回头箭,这也决定了信托公司转型必须迎难而上;第二个层次下,制度红利护佑下的粗放发展模式已逐渐式微,信托公司需要实现更加有内涵的增长方式。

信托公司转型的得与失

这一轮信托公司转型自2012年、2013年开始,也有很多人愿意把2014年作为转型元年,可能更多看到当年创新业务的不断涌现。这些年信托转型可以归结为三大方面,一是创新业务涌现,家族信托、消费信托、公益信托、土地流转信托、养老信托等基本上国外有的我们都有了,国外没有的我们也都有了。二是新业务模式有所实践,诸如基金化业务、专业子公司发展模式等。三是信托公司转型的思潮涌现,这一观念逐步深入人心,也逐步出现了一小批整体转型的样本公司。

时至今日,很多业务人员还在问以后业务该怎么做,很多高管还在讨论公司转型,我们仍没有收获可借鉴的转型成功经验。笔者认为,当前信托公司的转型进展缓慢,一方面,传统业务有的做,依然可以或多或少有挣钱效应,个别信托公司转型发展的动力不足,尤其是考虑业绩压力,转型发展的投入大、见效慢,难以满足当前业绩考核压力。另一方面,即使考虑转型本身在任何时候都是一个相对缓慢的过程,更不要说信托行业在中国发展时间短,信托认知和观念还相对淡薄,要面临更多困难和不确定性。同时,还受到制度供给不足等其他因素的制约。

然而,更为关键的是,信托公司转型缺乏理论铺垫和技术指导,对于转型仍处于零散的理解和解读状态,使得信托转型存在一定盲目性;过于侧重业务创新,忽视了转型发展是一个系统性工程,缺乏对支撑业务创新背后的经营理念、组织架构、人才支撑等要素的培育;远没有解决刚性兑付、以产品为中心的经营模式、客户资源渠道建设滞后等行业痛点,相应对策也不多见。上述问题得不到重视,信托公司转型发展可能会走更多弯路。

转型贵在核心能力的塑造

每每谈起信托,我们都认识到信托转型的三大方向,即财富管理、资产管理以及实业投行,而在具体业务领域,更是发现了不胜枚举的发力方向,资产证券化、资本市场投资、产业基金、消费金融等等。这些看似近乎完美的转型路径却迟迟难以形成有效的行业发展动力。因此,信托公司转型重在核心能力塑造。

首先,信托公司与银行比,远不如其信贷资源和渠道;与券商、基金公司比,资本市场投融资能力不足;与保险比,难以获得有效低成本资金。因此,信托公司必须发展专业化能力,在一个或者几个领域形成自身的专业优势,强化资产配置能力。实践证明了专业化的有用性,调查显示,66%的美国信托公司专注于3条或更少的产品线,这些机构资产盈利能力和盈利水平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专业化积极提高了经营效益。

其次,信托公司要加强风险管控能力。受到单一的融资类业务特点制约,信托公司主要管控的是信用风险,即使如此,也是以较粗放的专家型评审模式为主。未来面向更加宽广角度的业务发展,信托公司目前的风险控制手段和举措将逐渐变得捉襟见肘;近期10余家信托公司收到监管处罚,合规风险管理也是不可回避的问题。因此,新时期,信托公司必须以全面风险管理体系建设为目标,明晰风险管理战略,完善风险管理政策,丰富风险管理手段,提升风险管理信息科技建设力度,增强风险管理人才队伍建设。

再次,信托业转型要遵循信托制度的最基本精神,那就是忠诚、自由和创新。忠诚是信托的原动力,只有始终忠诚于受益人,才能获得认可和信任,这是做大信托业的必要前提。自由和创新则是信托制度的自有特性,这种灵活性也赋予了它更强的生命力。信托业转型不能够脱离这两种基本精神内涵,否则可能无法成功实现转型。

(作者系华融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研究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