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缝中生存的农险公司

作者:贾泽娟 来源:农村金融时报
2016-08-01 13:06:00
分享

■本报记者 贾泽娟

【农村金融时报】

“从目前报损和定损情况来看,今年秋季作物保险总体赔付率为公司开业以来历年最高。”国元保险农业部总经理沈光斌在接受《农村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6月中下旬以来,安徽省大别山区、江淮中部及沿江江南发生的特大暴雨洪涝灾害,是该公司开业以来遇到的最严重的暴雨灾害。目前该公司已支付秋季作物保险赔款2.6亿元,各级机构仍在继续收集农户受灾信息和进行定损,并根据定损结果进行理赔。

不只是在安徽,突如其来的灾害严重影响了我国多地保险公司的发展,其中,打击最严重的可谓是农险公司。

定损难、赔付高成难题

“就怕赔穿。”某农险公司负责人无奈地告诉记者,农业保险不同于其他商业保险,更多的具有公益性质,“如果说我们做农险是为了赚钱,这真是不理解我们其中的辛酸。”

“去年暴雨造成大片小麦倒伏,保险公司还未勘查完,紧接着又是一场。小麦马上收割了,实在来不及勘查的,农户报多少就算多少了。”上述负责人告诉记者,定损时最头疼的就是虚报受灾面积。去年核损后确定的受灾面积是250万亩,但上报时曾达到600多万亩。

除此之外,承保理赔信息不准确也影响查勘定损。承保时填写的姓名与理赔时的姓名有时不一致,或是银行卡卡号错误,在赔款时造成大量退票,退票问题还得重新返回乡镇,乡镇安排各村核对公证,浪费大量时间。

当然,即便顺利查勘定损,农民未必“买账”。保险赔偿标准界定起来有难度,农民和保险公司在损失面积、损失程度上达成一致比较困难,如小麦绝产、减产,玉米抽穗不抽穗、抽多大穗,界定时总有争议。

盈利不易、产品求升级

不仅存在勘察定损难的问题,保费规模总体不高也是农险公司发展面临的又一困境。

农业保险是一项政策性惠农举措,各级财政进行保费补贴是推动和保障农业保险稳定发展的主要措施,保费规模的进一步提升需要各级财政进一步加大保费补贴力度。沈光斌认为,目前,安徽省农业保险总体费率偏低,同时,由于当前农业保险主要保障农业生产中投入的直接物化成本,保额总体不高,这些是导致保费规模总体不高的主要原因。

中华保险山东分公司农险部总经理姚国强表示,考虑到气候的年度变化差异,费率是否合理应以一定周期计算。“即便是政策性农险,也应让保险公司维持微利,这样才有积极性。”姚国强说。

从费率的角度看,可能的解决渠道是提高保费或降低保额。但降低保额会招致农民反对,提高保费同样可能损害农民利益,除非保费提高部分全部由财政买单。

沈光斌认为,可以探讨建立政企合作的经营机制,由省政府建立政策性农险财政兜底机制,不论盈亏,由政府财政给予一定比例的分摊。同时,加强农田水利建设实施改造工程,改造低洼地,从根本上减少农户损失,降低出险率。

此外,从公司层面讲,下一步将重点开展农业保险风险区划研究,根据风险区划研究结果,进一步开展在不同地区实行不同费率政策的可行性研究,更加科学合理地设计农业保险产品价格,进一步做到精细化管理。

差距拉大、车险业务开展难

农险公司除了发展农险业务面临一些固有难题外,其他产险业务发展也并非一帆风顺。

去年5月才刚成立的中原农业保险也经营车险业务。该公司半年车险保费为173.32万元,赔付只有10 .78万元,但是承保利润则亏损346.72万元。

根据监管数据,2015年车险保费收入6199亿元,较2010年增长53%。而老三家中,太保车险业务保费规模为749亿元,人保财险2042亿元,平安产险1311亿元,老三家的车险保费已经占据行业的66.17%。剩余的2097亿元车险保费则是其他参与车险业务的公司贡献。

而安信农保也已暂时停办车辆保险业务(包括交强险业务),其停办时间从今年1月1日开始。

据悉,安信农保暂停车险此举是为了更加侧重发展农业保险以及自身转型发展的发展目标相符。

事实上,安信农保的产品结构调整从2014年开始。记者查阅安信农保2014年年报获悉,其原保费收入占前5位险种中,农业保险保费收入较车险保费多出6成,其中农业保险承保利润为4069万元,但车险承保亏损6002万元。

一位新成立的财险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小公司车险本就没有优势。车险市场竞争激烈,佣金、业务费高企,让车险业务亏损严重。

“车险行业总体处于竞争加剧的格局。但由于投资收益率下行,导致行业总体处于盈利走低的状况,使得多数公司降低费率争夺市场的动力有所减弱。行业成本率依然会略有上行的压力。”交银国际保险分析师郑嘉梁表示。“不过,由于强大的成本管控能力和新产品销售能力,大型公司将会继续保持有效的承保盈利水平。各公司的分化会越来越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