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田附近废渣成山,巨大污染谁来管?

作者:王鹏 李然 来源:半月谈
2016-06-25 10:30:00
分享

农田附近废渣成山,巨大污染谁来管?

4月13日凌晨,运渣车向“渣土山”倾倒废渣 王鹏摄

宁夏农垦集团平吉堡农场位于银川市西夏区,最近当地农民向半月谈记者反映,附近一家化工企业长年累月在农场堆积磷石膏渣料,对周边环境及农田造成巨大污染,附近农民的生产生活因此受到严重影响。为此,当地农户希望相关环保部门能进行权威检测,认真评估化工企业带来的环境污染风险,尽早将该磷石膏渣场搬迁。

农田周边 堆渣成山

该渣场所在的平吉堡农场地处银川西夏区城乡接合部。由于这里的地块平整,因此大部分土地上种植有苗木和粮食,另外还有少量的鱼塘分布。记者看到在平整的田野里,一座生有零星杂草的“渣土山”很扎眼,显得与周边环境格格不入。在距离“渣土山”不远处,一位当地农民告诉记者:“上面一层土是后来覆盖上去的,那底下其实是几公里外宁夏精英鲁西化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鲁西化工)的磷石膏渣料堆场。”

顺着农民所指方向,记者沿着一条覆满灰白色粉尘的土路走近这座“渣土山”,本想沿山坡爬到高处一探究竟,可刚迈了一步,瞬间鞋子就没入松软的白灰之中。记者绕着“山体”转了半圈,发现有一处可供大型货车出入的豁口,进去一看顿时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围场中心区到处堆满灰白色的渣料,地面上车辙痕迹深陷,沟壑纵横,坑洼不平。

记者从周边农户处得知,十几年前鲁西化工就开始将渣料堆放于此,经年累月便成了现在的“渣土山”。有位农民告诉记者:“最近一段时间,每天凌晨4点左右,就有大车拉着渣料往堆放场运,直到天亮以后才停下来,虽也有拉出去的渣料,但进多出少。”

据银川市环保局西夏区分局介绍,该磷石膏渣料堆放场占地面积约180亩,堆放面积差不多相当于18个足球场。“渣土山”高度在20米左右,总共约65万吨磷石膏渣料堆放于此。虽然近几年该企业也采取措施对磷石膏渣进行回收利用,但是由于磷石膏渣料的产出量很大,因此消化率比较低。

4月16日凌晨4时,记者蹲守在鲁西化工厂区门口,果然看见一辆大型运渣车一路行至磷石膏“渣土山”。记者跟随运渣车发现,从厂区到“渣土山”的行程约3公里,而临近渣场路段两旁10米内均为农田及当地住户,但渣土车并未做任何覆盖及防尘措施。车辆所过之处,运载的磷石膏渣夹杂着路面上的尘土四处飞扬,沿途路面及周边树木被笼罩在一片尘土之中。

堆场周边 苗木枯萎

当半月谈记者了解渣料堆放场对农民生活的影响时,不少农户反映,堆场附近种的树苗、养的鱼都死了,庄稼也种不成,风一刮漫天白灰什么也看不见,多少年来不管到哪里去找,都没有彻底解决。

几位在渣场附近承包土地的农民带记者来到磷石膏堆放场西侧十几米处,其中一位周姓农民指着附近一排排矮瘦干枯的树苗对记者说:“我这片地有十几亩,2007年种的红薯就畸形了,庄稼种了就死,土地闲了几年,前年开始栽树苗,但是年年栽、年年死。今年准备再试一把,换着栽些柳条试试,要是还不行我也就放弃了。”

平吉堡农场农民王金林说:“我们也不清楚这个渣料堆对身体有多大危害,我们也没有证据,更没法检测,只知道村里有些条件好的农民已经买桶装水喝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农民告诉记者:“儿子上网查了,这种渣料含重金属,接触久了会得癌”。

记者了解到,当地农户多次到西夏区政府、银川市环保局西夏区分局、银川市环保局上访,希望彻底解决磷石膏堆场给他们造成的影响。几乎每年农户都会采取堵路的方式阻止运渣车倾倒磷石膏,后来该企业也采取道路洒水等措施避免扬尘,但是遇到大风天根本不解决问题。

2015年,农民代玉祥向环保局西夏区分局反映他种植的玉米﹑苗木等作物受到鲁西化工的废渣影响,苗木枯萎,玉米减产。鲁西化工否认代玉祥所种农作物减产、苗木枯萎与废渣有因果关系。代玉祥为此向西夏区法院起诉,但是他出不起10万元检测费,无法证明磷石膏渣导致他的农作物减产、苗木枯萎,最后不得不撤诉。

记者在采访中被告之,银川市环保局西夏区分局、银川市环境检测中心及鲁西化工所委托的第三方检测机构,对当地空气、地下水等相关污染指标进行过检测,检测指标都符合环保标准。

据了解,鲁西化工与部分受害严重农户私下签订协议,给运渣车行驶道路周边50米内的农田按每亩800元进行了赔偿。面对企业私下的赔偿,签订协议的农户表示,虽不情愿但也无奈,能补一点儿是一点儿。

当记者电话采访鲁西化工副总常兴华时,他说:“企业与宁夏农垦平吉堡农场签订的磷石膏堆放用地合同到2022年到期。目前银川市环保局及西夏区分局对渣场验收手续齐全,渣场按标准建设,未对周边环境产生影响,而且企业对运渣车路过耕地也进行了相应的赔偿,只有一户农民无理取闹,最后也通过法律途径妥善解决。”

基本诉求 检测搬迁

记者就此事采访银川市环保局西夏区分局了解到,鲁西化工磷石膏堆场建于2007年前后,起初属于私自倾倒,并未做任何防渗漏及围堰措施。环保部门也曾查处过,并责令其整改,要求堆场外围建黄土围堰,并要查漏补缺、运输时进行道路洒水等,但堆场始终未做防渗处理。

针对磷石膏堆场是否符合环保要求的质疑,银川市环境监察支队副支队长张海轩告诉记者:“磷石膏渣的堆放不需要做特殊的防渗处理,对周边环境不会带来危害及影响,企业只需进行黄土围堰处理。自治区环保厅在鲁西化工整改后还进行了相关验收工作,并设立了标牌。”

记者查阅了2010年1月1日起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磷石膏GB/T23456-2009》后发现,磷石膏在露天贮存时,宜对堆放场地进行必要的防渗等技术处理。据相关资料显示,磷石膏是生产磷肥中间产品磷酸的废渣。磷石膏在堆存过程中,所含水溶性磷、重金属、氟化物等会因风蚀雨淋而逐渐渗漏,会对大气、水、土壤造成污染。磷石膏含有的氟化物、铅、水银等,摄入人体后会导致骨骼变形、肾脏受损,长期接触磷石膏还可导致人死亡。

由于磷石膏渣料综合回收利用率低,近年来,山东临沂、四川什邡、安徽宣城、云南寻甸等多地企业也因磷石膏堆积给居民带来困扰。而随着其堆放量的增加,周边环境风险也在加剧。

平吉堡农场附近的农民认为,目前鲁西化工磷石膏堆场仍未解决的问题包括:一是政府有关部门应通过权威监测机构进行检测,认真评估污染风险,查清“渣土山”到底对周边环境有无危害,特别是在不做防渗的情况下,磷石膏所含哪些有害物质会溶于水,短期及长期对人体健康的影响;二是渣场离农田、民居过近,应尽早搬迁,并在规范化渣场进行处置。(半月谈记者 王鹏 李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