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荒”冲击银行 资金配置重回“非标”
来源: 一财网
2015-10-21 07:58
分享

  原标题: “资产荒”冲击银行 资金配置重回“非标”

  资产规模收缩,不良贷款大幅上升,净利润负增长,一向头顶光环的银行业,一只脚已经迈入冬天。

  重庆、宁波等地银监局近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三季度,当地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的资产规模,均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降;而宁波银行业的不良贷款率,已经达到2.45%,重庆银行业的同期不良贷款更是比年初大幅上升了78%以上,净利润则大幅下滑,同比负增长34%。

  “贷款上不去,息差下降,坏账又在增加,利润肯定上不去。”一位大中型银行高层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经济持续下滑背景下,银行同样不会“有好日子过”,而且未来一段时间也看不到向上的趋势。

  面对逐步恶化的经营环境,银行贷款也变得更加谨慎。据业内人士介绍,为了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除了购买债券,银行的非贷款资金运用又重新开始青睐非标、地方政府类资产。

  部分地区银行资产收缩

  10月11日,恒丰银行发布三季度业务数据显示,截至9月底,其总资产达到10090亿元,比年初增加1629亿元,增幅19.2%;存、贷款余额达到6165亿元、2935亿元,分别比年初增长25.9%、25.3%;同期拨备前利润总额达到118亿元,同比增长13.9%。

  虽然首份三季报业绩飘红,但对大多数银行来说,需要面对的却是寒冷而肃杀的寒冬。重庆、宁波等地银监局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三季度,当地银行业无论是资产规模还是利润,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负增长。

  宁波银监局10月1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9月底,当地银行业总资产2.41万亿元,比年初增加1617.54亿元,同比增长7.05%。尽管总体仍在增长,但股份制银行4862.66亿元的资产规模,同比大幅下降7.29%,国有大行则为7479.27亿元,同比仅增长1.07%。只有城商行、农村合作金融机构,同比增长了20.92%、12.64%。

  重庆地区银行业同样如此。根据重庆银监局统计数据,截至三季度末,该市银行业总资产为3.87亿元,比年初增加3514亿元,增幅约为10%。而在6月底,上述数字分别为3.83亿元、3040亿元,增幅约为8.8%。

  虽然仍在增长,但同二季度相比,重庆地区国有大行、股份行第三季度的资产、负债均出现了负增长。今年6月底,当地国有大行、股份行总资产分别为1.22万亿元、7613亿元,比年初增加1255亿元、526亿元,总负债分别为1.2万亿元、7534亿元,比年初增加1331亿元、604亿元。

  而到了9月底,重庆国有大行的总资产、总负债分别为1.21万亿元、1.2万亿元,增长1192亿元、1239亿元,比二季度末减少约63亿元、92亿元。股份制银行同期总资产、总负债则分别为7583.58亿元、7469亿元,也比二季末分别减少30亿元、65亿元。

  除了资产规模收缩,进入三季度以后,上述地区的不良贷款仍在加速生成。截至9月末,宁波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已达380亿元,比年初增加87.66亿元,不良贷款率高达2.45%。而在二季末,当地不良贷款规模为367.98亿元,不良率为2.39%。

  虽然没有公布不良率数据,但重庆地区银行不良贷款,比宁波增长更快。今年上半年,重庆不良贷款余额139.88亿元,比年初增加43.73亿元。而到了9月底,不良贷款规模已猛增至171.98亿元,比年初增加78.93亿元。上半年末、9月末不良贷款余额分别比年初增加50%、85%。

  重庆地区银行业净利润同比负增长34%

  在资产规模收缩、不良贷款快速上升的背景下,上述地区银行业的盈利能力,开始明显衰退,重庆地区甚至出现了利润规模同比大幅下降的情况,宁波银监局则未公布辖区内银行业利润情况。

  重庆银监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当地银行业净利润为319.13亿元,同比增长6.97%,其中国有大行、股份行同比负增长2.56%、16.03%。而到了三季末,该市银行业净利润已下滑为负增长11.29%。剔除其他类金融机构后,商业银行净利润更是同比负增长34.16%。

  分类来看,形势最为严峻的是国有大行、股份行,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分别负增长11.62%、28.59%,分别为173.3亿元、89.6亿元。环比来看,三季度单季,国有大行实现净利润约为50亿元,也低于上半年平均数。

  而这一水平已低于行业平均预期。平安证券此前预计,三季度上市银行净利润增速为2.2%,2015年全年则为2.1%,净利润将会呈现逐季下行的趋势。

  “出现这种情况,是情理之中的事。”一位大中型银行高层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不良贷款上升,需要增加拨备,进一步侵蚀银行利润,从而导致净利润负增长。

  事实也如此。数据显示,上述两地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的不良率、增速,均较城商行、农商行为高。

  宁波银监局数据显示,截至9月底,当地国有大行不良贷款余额200.99亿元,不良率为2.86%,比上半年上升0.02个百分点;股份制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79.58亿元,不良率为2.58%,比上半年上升0.28个百分;而城商行同期不良贷款余额则只有35.9亿元,不良率为1.98%。,甚至比二季度末还略有下降。

  而在重庆地区,截至9月底,国有大行、股份行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66.45亿元、38.95亿元,比年初增加28.79亿元、22.93亿元。其中,股份制银行的不良贷款规模,比年初大幅增长了约140%。

  不过,同上半年相比,宁波、重庆地区银行业不良贷款增长略有放缓。截至今年6月底,宁波银行业不良贷款比年初增加75.63亿元,平均每个季度增加超过37亿元,重庆三季度也只增加了约31亿元。

  “不良贷款在增加,但贷款规模上不去,利润肯定上不去。”一位股份制银行人士认为,在市场需求不足的情况下,受不良贷款影响,银行利润增长肯定会出现严重下滑。

  迄今为止,重庆、宁波银监局均未公布当地三季末贷款规模。人民银行宁波中心支行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底,宁波银行业贷款余额约为1.46万亿元,而今年8月份为1.55万亿元,增长了约740亿元,总体增幅不到5.3%,平均每月仅增长90余亿元,7月份更是只增长了21亿元。

  非标业务再受青睐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第四季度银行业的经营环境,没有出现大的变化,但也不会有向上的趋势。”上述大中型银行人士说,在三季度GDP增速同比跌破7%的情况下,银行“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人民银行宁波中心支行的一份银行家问卷调查显示,第三季度银行业经营景气指数稍有上升,微升1.58个百分点至53.22%。但对于四季度,经营预期指数下降0.12个百分点至57.26%。

  面对当下的经营环境,银行也变得更加谨慎。由于出现不良贷款,涉事人员都将受到处罚,一些存量业务规模比较大的业务人员,甚至不愿开展新的贷款业务。同时,银行风控部门对业务的审核也一再趋严。深圳某股份制银行中层此前就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今年以来,其申报的多个项目都被审批部门否决,而得到通过的项目,只是其中的少数。

  与此同时,今年6月以来出现的股灾也对银行业务形成一定冲击。同其他金融机构一样,银行也面临着资产配置荒。上述股份制银行人士说,受“去杠杆“影响,银行新的伞形信托、配资等业务无法继续开展,不但丧失了利息收入,中间收入也随之受到打击。在此情况下,不少银行目前又将利润增长点寄望于中间业务。

  某股份制银行同业业务条线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与之前相比,近期银行的业务重心变化,主要出现在非贷款的金融市场、同业条线。除了买债券,不少银行还大力开展非标业务。

  该人士说,从配置的方向来看,此类非标业务,资金主要是用于购买地方政府相关的债券和融资。由于经济增长放缓,波及地方政府财力,此类项目的风险把控也比以前更为严格。此外,流动性好、收益较高的票据类资产也是银行近期资产配置的重要方向。

  “从本质上来看,非标业务和以前没有什么不同,但更注重于项目制,资金池的业务少了很多。”该人士称,目前资金宽松,各种债券、非标资产、票据的收益率已经很低,银行的利润很微薄,甚至无法覆盖成本,需要通过加杠杆才能获得一定收益,因此风险也在累积,无法形成持续性。

“资产荒”冲击银行 资金配置重回“非标”

分享
名称
成交量
成交利率
1
21190.64万元
10.35%
2
2590.64万元
10.35%
3
21190.64万元
10.35%
4
21190.64万元
10.35%
5
21190.64万元
10.35%
6
21190.64万元
10.35%
7
21190.64万元
10.35%
8
21190.64万元
10.35%
9
21190.64万元
10.35%
10
21190.64万元
1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