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幸福“甜蜜烦恼” 产城模式迭代中的人事重组
来源: 观点地产网
2015-10-14 16:09
分享

有人说,对于处在快速成长期的企业,其老板至少要花五分之一的时间来吸引顶尖人才。因而人力资源端的变化,也不失为外界观察公司发展的一扇窗口。

近日,一位接近华夏幸福的人士向观点地产新媒体透露,该公司在节前调整了公司架构,一批新的高管走马上任。值得注意的是,华夏幸福新任人力资源副总裁袁刚亦在此次调整中正式完成接棒。

与新鲜血液输入相伴的,是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对于新业务的设计。“公司最近还成立了一个TOD轨道交通事业部,投资泛北京城铁建设,现在正在四处寻觅地铁公司的高管。有相关类似业务的绿地集团也是他们的挖角对象之一。 ”

事实上,华夏幸福住宅和产城两大集团近一两年来一直处于不间断的调整期,为了匹配“年复合增长率达80%以上”的发展步伐,这辆快速行进中的列车需要不断更换更多更好的轮胎。

华夏幸福人事重组

据该接近华夏幸福的人士透露,在此次人事调整中,曾任职华为技术总裁助理、人力资源委员会执行秘书的袁刚,正式加盟华夏幸福,任职人力资源副总裁,接替此前去职并跳槽至360公司的郑云端。

观点地产新媒体查阅资料发现,袁刚为1971年生人,清华大学本科,中国科学院硕士。其于1997年加入华为,并在这家中国商界赫赫有名的企业供职15年之久。

袁刚的华为生涯,包括任职公司人力资源部招聘调配部副部长,总监办主任、华为公司总裁办干部处处长、高级干部培训中心副主任、华为专网系统部管理办法主任等。根据其离职后的多次公开发言,袁刚更多分享的是华为在绩效体系方面的建设。

拥有万象城及平安信托高管背景的汪超洋,也在这次调整中上任华夏幸福总裁助理,并兼任总部资产管理中心总经理。

为数不多的资料显示,汪超洋从杭州万象城常务副总经理的位置跳槽加盟平安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后,任职平安信托物业投资事业部执行总监,其曾全面接管运营深圳T1·新城市广场(中信城市广场)。

此外,几个月前引起市场高度关注的“万科系中高层频繁跳槽华夏幸福”现象仍在延续,原万科深圳地产总建筑师蒋春阳现为华夏幸福住宅集团总裁助理,兼住宅集团产品中心总经理;另一位分管住宅集团计划运营中心、客户服务部、成本合约中心的住宅集团总裁助理华立冲,此前为上海万科助理总经理、南京万科总经理。

调整并不仅仅发生在住宅集团,最能凸显华夏幸福模式特点的产发集团人事布局也在经历重组调整。

据称,一年前即已不再负责产业发展集团实质性业务的轷震宇,“现在只做个集团顾问,基本是要走了”。该人士对观点地产新媒体表示,目前分管产业发展集团的是老板王文学的创业老臣之一的赵威,后者是建设“固安标本”的骨干成员。

“在产发集团2014年这个过渡阶段,新进的总经理都有多个汇报对象,除却轷震宇和赵威外,还要汇报给产业新城集团一级开发的领导,个别项目还要向董事长王文学以及总裁孟惊汇报。”

产业新城模式迭代

若要解读产发集团的人事变迁,则要从华夏幸福产业新城部门的发展以及模式说起。

华夏幸福的产业发展集团由工业地产招商部发展而来,期间还经历了工业地产招商中心-工业地产事业部-产业发展事业部等不同阶段。而轷震宇自2005年加入华夏幸福后,参与了产发集团成长的每一步。

需要指出的是,产发集团长期以来只有招商职能,只管签约及之前的工作。一旦落地后即由各个区域一级开发系统的投资服务部门对接,园区建设运营也由一级开发统筹管理。

鼎涛产业研究院首席城市经济学家谢天亦向观点地产新媒体证实,此前华夏幸福把一级土地开发、二级房产开发以及基于房产的内容的运营相互分开,跟政府签订土地开发协议,再由二级公司对重点项目进行投资,同时产发集团对一二级项目进行招商。

而接近华夏幸福的人士就对观点地产新媒体指出,华夏幸福发展重心仍在河北的起步阶段时,采用这种协同运作方式没什么大问题。但是当大量的异地扩张接踵而至时,华夏幸福需要的是能更快速复制模式。

“所以华夏幸福组建了产发集团,产业研究、规划、大客户的招商,以及各个产业园区的建设、运营、服务等,都希望藉由产发集团来完成职能搭建,而此前只负责招商工作的老团队就显的捉襟见肘了。”

更为重要的是,产发集团之前团队所负责的招商工作进展,已经不能够跟上华夏幸福园区的扩张速度,加之产发集团又一直处于烧钱状态,虽然这其中,模式等客观原因更为持重,然而部门领导为业绩和盈利问题买单,本来就是商场上的天然法则。

“所以王文学把熟悉园区运营的赵威调过来,刚开始做产发集团的副总裁,主管园区的运营。又把工程总出身的另一个老员工张学军调过来也做副总裁,负责工业地产板块(类似联东产品)。”

而在京津冀一体化越炒越热的背景下,王文学希望将华夏幸福位于大北京的土储盘活增值的愿望也愈发强烈,TOD轨道交通事业部由此诞生。“宁愿自己砸钱搞城铁,把这些地区跟北京连起来。”

谢天向观点地产新媒体分析称,一般的TOD是基于公共交通为主导的城市规划,所有产城一体的城市规划中都特别强调TOD。但是如果华夏幸福是通过TOD与主城连接,寄望通过公共交通把项目与能够为其带来更多资源要素的地点或城市带来连接,这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TOD。“这只是交通问题的解决,绿地做的高铁新区就是这种。”

不得不承认,无论是产业新城还是基于轨道交通的TOD,华夏幸福选择的都不是亦步亦趋的常规道路。是伟大的梦想家抑或是善择机遇的弄潮儿,短时间内尚无法评说。不过是谁说过,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分享
名称
成交量
成交利率
1
21190.64万元
10.35%
2
2590.64万元
10.35%
3
21190.64万元
10.35%
4
21190.64万元
10.35%
5
21190.64万元
10.35%
6
21190.64万元
10.35%
7
21190.64万元
10.35%
8
21190.64万元
10.35%
9
21190.64万元
10.35%
10
21190.64万元
1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