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 安格斯·迪顿获奖
来源: 经济参考报
2015-10-13 08:21
分享

  原标题:财富、幸福和贫穷的揭秘人

  凭借在消费、贫穷与福利领域广泛而卓越的研究贡献,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安格斯·迪顿12日荣获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瑞典皇家科学院在声明中强调,通过强化个体消费决定和整体经济产出之间的关联性,安格斯·迪顿的研究改变了微观经济学、宏观经济学和发展经济学。

  研究指向三个核心问题

  安格斯·迪顿在美国经济学界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他的研究横跨了消费的许多不同方面,其研究成果主要解答了消费者如何对不同的物品支配开支、社会收入是多少以及留存多少、如何最好地衡量和分析福利与贫困等问题。瑞典皇家科学院在12日的声明中说,为了设计出可以提升福利、减少贫穷的经济政策,我们先要理解个体的消费选择,与其他人相比,安格斯·迪顿更加有力地强化了这一认识。

  据法新社报道,迪顿获得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主要来自三方面的成就:一是与同事约翰·纽波尔在上世纪80年代建立了一套评估不同产品需求的体系,二是在上世纪最后10年中针对消费和收入二者关系的深入研究,三是最近10多年中对发展中国家生活标准和贫困问题的探索和思考。

  事实上,通过广泛而深入的研究,迪顿主要回答了三个核心问题:

  一是消费者如何根据不同的商品分配支出?解答这个问题不仅对解释和预测消费模式十分必要,也对评估政策变化(比如改革消费税)对不同群体所享福利的影响十分关键。在1980年前后的早期研究中,迪顿发展出“近乎完美的需求体系”这一理论,用简单而灵活的方式评估整体商品价格和个人收入对每件商品价格的影响。他的理论和后来在此基础上进行的一系列修正现在已成为学术研究和实际政策评估所使用的标准依据。

  二是社会收入用于开支和留存的比例是多少?为了解释资本积累和商业周期的量级,人们有必要理解收入和消费在一段时间里是如何相互影响的。在1990年左右发表的一些论文中,迪顿发现,如果从总收入和消费数据开始研究,当时通行的消费理论无法解释收入和消费之间的真正关系。相反,应该探讨的是单一个人如何根据自己收入调整消费,而这和总收入水平的波动方式截然不同。迪顿的研究清晰揭示出,对个体数据的研究对揭开综合数据模式之谜来说是多么重要。从此以后,这一方法已被广泛用于现代宏观经济学体系中。

  三是怎样对福利和贫困问题进行衡量和研究?在最近的研究工作中,迪顿强调,对个体家庭消费水平的可靠测量方法可用来解释经济发展背后的规律。他的研究揭示了人们在比较不同时期和地区贫困程度时所遇到的重要误区,也证明巧妙运用家庭数据有助于解释一系列问题,比如收入和卡路里摄入的关系、家庭里性别歧视的程度等。迪顿对家庭问题研究的重视已经让发展经济学从单纯根据综合数据进行理论研究,升华为依据详细个体数据进行实证研究。

  据外电报道,多年以来,安格斯·迪顿还深入研究不同国家和地区年龄与幸福感之间的关系。今年7月,他与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安妮·凯斯一同发表了名为《自杀与幸福》的专栏文章。文章说,高自杀率通常被视作社会机制失败的证据,但在一些幸福感很高的国家和地区中,同样存在自杀率高企的现象。通过全球自杀数据和对幸福感的调查,文章试图解开这一谜团。

  揭秘幸福、贫穷和不平等

  安格斯·迪顿于1945年10月19日出生在苏格兰爱丁堡,拥有英国和美国国籍。他在剑桥大学取得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目前,迪顿是普林斯顿大学伍德罗·威尔森学院德怀特·艾森豪威尔讲习教授,同时也是普林斯顿大学经济系教授。

  迪顿的主要著作包括:《经济学与消费者行为》、《了解消费》、《家庭调查分析:发展政策的微观经济方法》和《伟大的印度贫困辩论》。比尔·盖茨曾评价他的著作说:“如果你想了解人类的总体福利水平为何经历了如此大的提升,可以读读迪顿的书。”

  其最具代表性,同样也最具争议的作品名为《逃离不平等:健康、财富和不平等的起源》。福布斯中文网的一篇书评称,经济的发展,技术的进步到底有没有让社会更加平等?面对整个千古命题,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安格斯·迪顿的论述让人耳目一新。

  最具争议的观点是,迪顿认为,国际援助是低效甚至有害的。迪顿强调,资助者要切记,不能干涉被资助国政治和社会各派势力的事务,因为这些势力足以改变该国的基本局势。他建议采取一些其他方式,比如改善激励措施来促进企业发展、去除贸易限制等,这些替代方法将有助于发展中国家实现自己的“胜利大逃亡”。

  此外,结合近年来的研究成果,安格斯·迪顿逐渐解开了贫穷的密码。他在2013年的一篇文章中提到:放眼全球,国家能力的缺失,也就是无法提供富国人民习以为常的服务和保护,是贫困和落魄的主因之一。在迪顿看来,没有国家与积极活跃的公民的有效互动,就很难形成战胜全球贫困所需要的增长。

  不当盲目的乐观主义者

  安格斯·迪顿获奖后接受了英国《卫报》的采访。在被问到获奖感受时,安格斯·迪顿说,其实自己还有点困(因为美国普林斯顿还是早上7点半),他是从朋友口中得知自己获奖的,感到很惊讶也很开心。他在随后接受采访中表示,“我们并没有走出贫困的森林,对于地球上许多人来说,情况糟糕极了。”他说,贫困问题目前仍然非常严峻,自己也不想做一名盲目的乐观主义者,因为现在世界上仍有很多成年人和孩子身处贫困当中。

  另据德新社报道,安格斯·迪顿当日在连线采访时说,在贫穷国家实施减贫措施将缓解正在发生的难民危机,但从很长的时期来看,这也并非治本之道。在他看来,在欧洲出现的大规模移民和愈演愈烈的难民潮,是几百年来不平衡发展的结果。

  不久前,世界银行刚刚宣布,为反映近十年来全球不断上升的生活成本,世行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将国际贫困线标准从此前的一人一天1.25美元上调到1.9美元。即便如此,2012年至2015年间,全球绝对贫困人口总数仍为7.02亿。

分享
名称
成交量
成交利率
1
21190.64万元
10.35%
2
2590.64万元
10.35%
3
21190.64万元
10.35%
4
21190.64万元
10.35%
5
21190.64万元
10.35%
6
21190.64万元
10.35%
7
21190.64万元
10.35%
8
21190.64万元
10.35%
9
21190.64万元
10.35%
10
21190.64万元
1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