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欧美QE 四季度降准仍有可能
来源: 一财网
2015-10-12 15:09
分享

10月10日下午,央行宣布推广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试点,从原来“粤鲁”二省推广至“沪津辽苏鄂川陕京渝”等9省。所谓“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就是银行可以拿贷款作抵押,向央行借钱(再贷款)。一时间,“中国版量化宽松(QE)”一说再度升温。

究竟信贷资产抵押再贷款是不是QE?中国到底需不需要欧美日的QE? 下一步货币政策又应该如何前行?

东方证券首席银行业分析师王剑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这和QE当然不是一回事。QE是美联储出钱,买走了银行持有的资产(主要是有毒资产)。所以,银行手里的一堆坏账瞬间‘满血复活’,那才是实质性的放水。”他也表示,由于中国存款准备金率较国际均值高出不少,这会增加银行成本,再加之外汇占款下降,四季度降准或仍是必要之举。

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欧美QE

王剑指出,此次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是银行在流动性紧张时,拿贷款作抵押,向央行申请再贷款,用于资金周转之用。虽然,从原理上讲,再贷款也会增加基础货币,但这与QE仍有本质的区别。

其一,如前所述,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由银行发起,是银行在自身流动性紧张时,问央行借钱,以自己持有的贷款为质押;QE则是美联储直接买走有毒资产。

此外,再贷款是有期限的,并且银行需支付利息,而QE则是永久买走了有毒资产。以欧洲央行(ECB)为例,由于通胀持续低迷,通缩风险加剧,徳拉吉(Mario Draghi)宣布从2015年3月9日起,每月买600亿欧元资产,直到明年9月。但“明年9月”只是一个软性约束,因为一贯承诺“尽一切努力捍卫欧元区”的德垃吉也表示,如届时通胀仍低迷,QE将无限期持续。当前,欧元区QE将进一步扩容的论调也不断升温。可见,这与中国央行的做法截然不同。

“与其说它是QE,倒不如说是与逆回购更类似,都是拿资产(贷款、国债、央票)质押,向央行借钱,以应付短期的流动性紧张。”王剑于10月10日评论称。

中信建投证券宏观与债券研究团队首席分析师黄文涛也指出,从短期来看,并不适宜将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试点的推广作为央行实质性放松流动性的举措。

其一,并非只要有合格的可质押的信贷资产,就可以获得相应的再贷款,央行在信贷资产再贷款方面亦有额度控制,在已经试点的山东、广东的额度都不高;其二,对于金融机构而言,固然有一些机构合格抵押品不足,增加信贷资产质押具有帮助,但大多数机构持有较多的利率债、地方债、金融债等合格抵押品,特别是在今年地方政府置换债券大规模发行、赤字增加国债增发的情形下,金融机构的合格抵押品已经大为扩容。

中国当前不需要欧美QE

其实,在此前地方债纳入央行合格抵押品框架时,便传来了“中国版QE”一说。当时,兴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王涵便指出,将此比喻成美国QE是无稽之谈。

就为何中国不需要欧美QE,王涵在当时便分析了几大原因。首先,发达国家此前做QE的原因是危机模式、经济长期低迷而常规货币政策已无空间;QE前的关键词是衰退、通缩、零利率、银行坏账。相对而言,当前中国并非危机模式,常规货币政策还有空间;央行未来通过常规手段投放基础货币是常态,但真正意义上的QE还看不到。

具体而言,王涵对比称:“首先,中国现在并非危机模式。现在中国的银行体系并没有到崩溃的地步。虽然我们看到坏账率在上升,但是这种上升仍然是温和的。有人质疑这种温和上升是以消耗拨备、利润为代价的,但这正说明现阶段的银行体系尚且有能力自己消化资产质量的问题,这与美国2009年~2011年间存款性机构倒闭366家(根据FDIC数据)、日本1998年~2001年间有14%的银行倒闭是不能比的。从银行的信贷意愿来看,银行也远未到大幅惜贷的地步。”

其次,王涵指出,中国现在常规货币政策工具还有空间。“从别的国家经验来看,QE是火箭筒,是非常规的货币政策,通常在传统货币政策工具已用尽的时候才会拿出来用。然而,中国现在的情况是:如果想要增加基础货币,存款准备金率还在18.5%/16.5%(4月末数据,当前略有下降)、MLF/SLF/SLO/逆回购等央行向金融机构的债权也还有空间(4月末央行资产负债表上向金融机构的债权仅占其资产的11.7%,对比同样是以间接融资为主的欧洲在2005年~2009年间这一比例为38%);如果想要动价格工具,基准利率还在2.50%/5.35%(4月末数据,当前略有下降);如果想要采用结构性政策,PSL还没有开始推广。”

有助熨平利率波动 降准仍有必要

对于此次央行政策的影响,王剑也表示,目前信贷需求弱,银行流动性过剩,所以银行不太会借此获取更多流动性用来放贷;不过,再贷款资金主要还是短期使用,用来熨平利率波动,引导利率下行,对银行间市场构成利好。

不过,也有解读认为,此举将替代央行下一阶段的降准降息政策。对此,黄文涛则分析称,“我们并不认为其可以替代传统货币政策的放松,我们仍然判断年内有降准的必要性和较高概率。”

他表示,此举对于央行而言,从货币政策层面,这是工具箱的完善,具有长期意义;同时也具有结构调整的作用,可以有针对性的对金融机构提供差别化的激励,但央行分支机构微观调控裁量权的增加可能也会给金融机构带来新的困惑。

王剑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降准是大概率事件。中国的存款准备金率仍处于18%左右的高位,远高于国际均值,这将给银行带来很大成本,从而会抬高资金成本。”他也表示,随着外汇占款下降,降准可以部分对冲。

中国央行此前公布的8月金融机构外汇占款连续第二个月刷新1998年有数据以来单月最大降幅,且为7月降幅的近3倍。民生证券固收部分析师李奇霖表示,扭转资本外流需要稳定人民币贬值预期。货币政策层面还是通过降准稳定资金面仍有必要,紧缩货币和资金面影响信用派生或加剧人民币资产风险溢价,得不偿失。

近期,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林采宜也表示:“从中国的层面来看,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将会持续,第四季度降准是必然的,降息是可能的。”

分享
名称
成交量
成交利率
1
21190.64万元
10.35%
2
2590.64万元
10.35%
3
21190.64万元
10.35%
4
21190.64万元
10.35%
5
21190.64万元
10.35%
6
21190.64万元
10.35%
7
21190.64万元
10.35%
8
21190.64万元
10.35%
9
21190.64万元
10.35%
10
21190.64万元
10.35%